片名:異形:聖約
 
心得:
  太空一直是激發科幻文本的想像力最好的一個素材,人類對於那遙遠的宇宙有太多的未知,太多我們到不了的疆域、太多我們所不了解的世界,正因為未知,所以有無限的可能性,那些可能性都可以是一個又一個故事、一個又一個的世界。然而也正因為未知,所以人們多半對太空抱持著些許的恐懼,我們看過許多故事描述的來自外太空的訪客是有多麼地不友善多麼地駭人,我們也看過不少故事述說著在太空中遇難是多麼地孤單而絕望,那裡甚至連傳遞聲音的介質都沒有,在太空,沒有人聽得到你尖叫。
 
  而《異形》正是這類型的電影之中一個典型的代表作品,一部電影能發展出一整套的系列電影以及衍伸作品,那必定有其魅力,一部電影可以在將近四十年後的今日依然不斷地被提起甚至延續,那它絕對有其地位並被稱作是經典。事實上我一直覺得異形是一部很單純的作品,它的魅力來至於它的純粹與乾淨,我們當然可以在《異形》這部電影之中尋找其中的性別符號與宗教意涵,但事實是對一般觀眾來說,如果僅是來追求一場娛樂,那它就是一部「太空船中有怪物在大開殺戒」的B級怪物電影文本,它的精采在於這片的製作群並沒有因為它身為B級怪物片的格局而自暴自棄,反而拍出了這類型電影中一個前所未有的新高度,從氣氛到攝影再到演員的表演,都是一等一的,我們不妨這樣子說《異形》第一集:它把一個了無新意的恐怖電影文本玩出了不同凡響的格調,你不必去專研它背後的深度,你也可以享受這部電影帶來的刺激。
 
  而這系列電影,我一直覺得它是一個孕育著未來大導演的搖籃,第一集奠定了雷利史考特在科幻電影這領域不可撼動的地位,第二集的導演詹姆斯卡麥隆未來在電影圈成了名副其實的世界之王,第三集是我最愛的導演大衛芬奇的初試啼聲,第四集則讓這個世界認識了來自法國的異色導演尚皮耶居內。
 
  那麼對我來說異形是什麼?這個來自太空的未知生物實在太有名了,在我尚未沉迷於電影之前,我早已聽過它的鼎鼎大名,我記得我小時候曾無意中看過異形的圖片與文字形容,我那時候被「寄生」、「破肚而出」這樣的字眼描述給嚇壞了,但卻又著迷於異形的外型設計,比起現在的好萊塢,我們必須承認早期的好萊塢對於恐怖電影當中的生物設計更有一套也更有創意,異形對我而言一直都是那種只要看過一次,它的形象就會被深深烙印在腦海中的生物,越是致命越是危險的生物,往往越是美麗,大白鯊、毒蛇、老虎、那個你暗戀的女孩子、還有異形都是如此,我從小仰望著異形的身影,我那時仍未曾看過這系列任何一部電影,但我真的覺得異形太漂亮又太駭人了,我至今依然覺得好萊塢的怪物設計巔峰就在這裡了,我小時候其實完全不敢去看這系列的電影,但我卻始終對異形情有獨鍾,中國的網路小說《無限恐怖》中對異形有著這樣的形容:「它是完美的生物」。我小時候有段時間超級喜歡怪物電影─其實現在還是挺喜歡的─雖然沒看過電影本身,異形一直是我心目中最帥最美麗的怪物典範。我喜歡異形嗎?即便當時的我根本真正接觸過,但面對這樣的問題,我從小至今都會給出一樣的答案:我喜歡,不只是喜歡電影,更是喜歡異型本身。我是說,哪個怪物控能夠不為之瘋狂呢?
 
  而實際真正看《異形》電影,又是我認識異形好幾年之後的事情了,那時我正剛起步踏入電影的世界當中,曾有段時間我很積極的再補完那些我從小只聞其名卻一直沒有真正看過的經典電影,那段時間我心中有個很長的名單,上面列滿了一大堆我要看的電影,異形系列排在很前面,我還記得我第一次看這系列的情境,我記得那時候是個颱風天,前一天政府宣布放颱風假時,我走到了離家最近的出租店,帶了一片《異形二》回家。對,我最早接觸的《異形》電影不是第一集,而是直接從第二集開始看,沒辦法,當時我還處於那種會在網路上瘋狂看一堆影評跟資料的階段─現在這個熱情已經少很多了,其實有點懷念那時候對於電影那股純粹的傻勁與喜愛─一堆人大推異形二,這片被稱為少數超越首集的續集電影,被拱的跟神一樣,我當時實在等不及先看第一集了,就直接把第二集先帶回家看了,配合我小小的電腦螢幕,它陪我度過了我童年記憶最深刻的一個颱風假期,我不記得其他任何一天的颱風假我在幹嘛,唯獨這個記憶被我留了下來,可見我多喜歡這部電影。
 
  其他集呢?之後陸陸續續的補完了,而我必須說,詹姆斯卡麥隆擴充了整個世界觀與異形生態系、又將這系列轉型成科幻戰爭動作片的第二集雖然對這系列來說有著無法抹滅的影響力,但我最鍾愛的依然還是雷利史考特的第一集,我想最主要的原因還是在於第一集對我來說才是真正充分地展現出了異形的恐怖與魅力的一部電影,第二集幾百隻異形加上一隻女王與人類的纏鬥與各種槍戰爆破雖然讓人血脈賁張,但異形的數量一旦多了、故事的焦點被轉移到了科幻戰鬥而非異形的狩獵上時,那股唯有伴隨著未知與恐懼才會出現的迷人氣質就消失了,《異形》第一集當中那躲在暗處當中若影若現的身影,在幽閉空間當中純粹為了殺戮而進行的貓抓老鼠遊戲,這才是我心目中一部優秀的生物恐怖電影最精采的樣貌,沒有要貶低第二集的意思,但單純的基於個人喜好,我還是喜歡第一集多一些。
 
   至於評價不佳的第三與第四集呢?其實第三集我真心覺得還蠻好看的,評價不佳的原因之一,我想是這部電影的存在本身就是個原罪,第二集轉型後觀眾自然期待著一部場面更大更火爆的續集電影,而第三集選擇回歸小格局的驚悚與獵殺,有著第一集這樣的開山元老擋在眼前,第一集猶如一個沒人敢去動的神主牌,那麼沒能滿足觀眾期待的第三集自然就成了眾矢之的,但我一直覺得平心而論,大衛芬奇在那部電影其實就展現出了非凡的氣氛與鏡頭掌握能力,以一部電影來說,它絕對可以稱作是一部生物恐怖電影當中的上品,是這系列之中最被低估的一部。至於第四集,這片我就真的不喜歡了,事實上我根本搞不太懂這集的定位到底是什麼?要驚悚不驚悚、要科幻不科幻、要動作不動作、要血腥不血腥、要獵奇沒獵奇,感覺什麼都沾了點邊,然後又什麼都沒有,意義不明的一部電影。
 
  而在這四部異形電影之後,雖然異形在歐美的娛樂文化當中是一個從未消失過的符號,但在電影方面,除了兩集如今被視為黑歷史、但其實基於評價因素所以我沒看過、因此不打算評論的《異形戰場》系列之外,異形在電影圈中已經可以說是半退休的狀態了,在補完三集─我忘了是什麼原因使我中斷了當時正在進行的《異形》馬拉松,但第四集我是一直等到我買了《普羅米修斯》+《異形》四部曲藍光套裝才看的─《異形》電影之後,我一直期盼著有天能在戲院看到一部正宗的異形系列,然後我等到了《普羅米修斯》。
 
  說起《普羅米修斯》,它是當年我最期待的電影之一,異形之父雷利史考特再次回歸到這個世界觀當中,怎麼能夠不期待?而事實是普羅米修斯也確實是我當年的年度十大佳片之一,雖然說它的評價其實沒有那麼高,甚至有點兩極,但我真的對那片情有獨鍾,或許是因為它的創作母題打動了我,探索未知、然後毀滅、最後重生,這是我最喜歡的故事文本之一,又或許是因它是少數單憑著特效而非情節就能感動我的電影之一,大衛啟動了工程師的太空船後出現的那幅星象圖,配合著當下的配樂和戲院的大螢幕,實在太美太美了,光是那副畫面就讓我讚嘆與輕輕落下了一滴眼淚,沒什麼特別的原因,就只是因為那純粹的美。
 
  是啊,真要細究的話,《普羅米修斯》身為一部硬科幻的作品,它在細節上問題其實不少,但整體來論,那些缺點大多是在我可以忽視的範圍之內。而每個人的喜好不一樣,有些人喜歡聽一個完整的故事,但我反而更愛故事當中有所留白或是未完待續,因為這樣的設計可以讓你對未來有所期待,而不是這部電影結束那就結束了,你還會想著那些沒有講完的部分,那些沒有說的情節反而成了你記住這部電影的原因。不論未來是否還有續集,那些沒講完的故事往往才會是你不時會想起的電影,如果故事到此為止,那它給了你無盡的想像空間,如果還有續集,那我一點也不誇張的說,它無疑給了那些影迷一個繼續活下去的理由。
 
  《普羅米修斯》就留了太多的空白給異形迷,它一直是我最期待看到續集的電影之一,而一件有趣又有點難過的事情是那些你會超級期待看到續集的電影通常都是不會有續集的電影,關於《普羅米修斯》的續集消息,一直都是只聞樓梯響,終於到了五年之後,這部《異形:聖約》才正式問世,自從我確定這部電影要開拍時,我就超級興奮的,這部電影一直都是我今年最期待的電影之一,說真的,我一直以為,進電影院看這部電影,會是一個見證某種歷史誕生的時刻。
 
  然而,真正看完之後,我得很難過也很遺憾的說,其實蠻讓人失望的。
 
  先講優點,技術層面當然是絕對值得肯定的,尤其美術設計十分迷人,除了宇宙的浩瀚與太空船之外,特別喜歡那顆神秘星球上的失樂園這個場景,寧靜駭人卻又絕美至極,如果真的要看這片,那非得用大螢幕看不可,用小螢幕看這片的價值絕對折半─雖然說我在寫這篇文章這片時好像已經下片了─而我同樣喜歡這部電影對於信仰、對於造物者與被創造者的思辨,這部份我等一下會再拉一段的篇幅來談它。這些畢竟終究是屬於電影之外的事情了,我要說的重點是,有好的概念不代表這會是一部好的故事,有好的技術也不代表這會是一部好的電影。
 
  這部電影最大的問題出在什麼地方?我自己是覺得,問題出在雷利史考特亟欲討好所有觀眾,他的《異形》與《普羅米修斯》雖然是存在於同一個世界觀當中的作品,但兩者精彩之處與賣點甚至是文本本身都是完全不同的,而這片雷利史考特犯的最大錯誤就是他同時想要往兩邊靠攏,卻忽略了兩者其實是在完全不同的方向。硬要把兩者的元素結合在一部電影當中,反而更加凸顯了它們的缺陷,這是一個很明顯一加一小於二的例子。雷利想要滿足異形迷對於血腥獵奇的期望,又想要抓著《普羅米修斯》的宗教探索議題不放,而且又希望同時可以得到觀眾與影評的喝采,結果就是什麼都沒有。既沒有填補觀眾對於《普羅米修斯》的疑問與期待、結尾又離真正接上《異形》的第一集更加遙遠。對異形迷來說,要看異形又不夠過癮,甚至會讓人覺得,《異形》反而只是一個吸引觀眾進場的IP,這個故事的重點、甚至電影本身都跟異形沒太大的關係,你要再原創一隻怪物來套這個電影?其實也說得通。
 
  我最難過的地方其實是在於,它不但沒有滿足、還更進一步毀掉了我對於《普羅米修斯》後續的想像,我想看的是蕭博士跟大衛在《普羅米修斯》故事結束之後的發展,我想看的是這幾年來在那失樂園上發生的事情,結果這部電影不但沒有花時間與篇幅去闡述這些,還用很不負責任的方式把那些我很在乎的事情隨便帶了過去。或許是我自己期待錯誤,但我這樣比喻好了,《普羅米修斯》給了我一個對於未來的美好想像,而《異形:聖約》則惡狠狠地擊碎了那份想像。我知道導演與編劇並沒義務去編寫一個我想看的故事,但對一個影迷來說,這還是挺殘忍的。
 
  而有一件我們不得不承認的事情是,雷利史考特近年來確實出現了技窮的現象,他並不會拍出一部真正難看的爛片,但對比他早年的水平,他這幾年來確實是不斷地在退步。
 
  容我再花點時間把話題扯遠一下,他上一部電影《絕地救援》雖然在評價與票房上大放異彩,但那部電影是劇本本身夠優秀,我反而一直覺得,如果導演不是雷利史考特,而是一個更年輕有活力的導演的話,那片其實是會更好看的,從一些訪談上其實不難發現,雷利史考特算是一個並沒有那麼幽默的老古板,偏偏《絕地救援》原著就是一個幽默感十足的作品,它很有潛力成為一部充滿後設趣味的科幻經典,它可以玩的很瘋,不論是在技法上或是故事上都一樣,它可以讓主角直接突破第四道牆直接跟觀眾對話、可以不斷出現許多天外飛來一筆的笑料,但到了雷利史考特手上,它卻僅成了一部「好看的科幻電影」,這是一件十分可惜的事情,相對於原著來講,雷利太保守了,其實如果去查一些幕後的故事,我們可以發現雷利逕自刪掉了不少笑話與幽默。雷利確實是一個實力不容質疑的老牌電影人,但我想這樣保守的個性,或許多多少少讓雷利的電影到了現代顯的有那麼點水土不服。
 
  這只是我個人的猜測,但我想雷利應該是個有那麼些自負與剛愎自用的導演,他這次回來接手《異形》系列顯然就不打算放手了,先別說三跟四,從這片的故事設定看來,甚至連奠定了整個異形生態系的《異形二》都被雷利給否定掉了,可以感受到一種「這是我的孩子,別人通通不准碰」的倔強脾氣在其中,偏偏他沒注意到這個孩子縱然天資聰穎,卻因為父母錯誤的養育方式而後天失調了。
 
  說了這麼多,這片最大的問題是什麼?我自己覺得就是劇本的設計太差吧,劇本上最讓人無法接受的應該是多數角色令人感到匪夷所思的無腦行為,各種犯蠢甚至邏輯不通的行徑令人傻眼,甚至這片一切的前提都建立在一個很不可思議的決策上面,為什麼他們會來到這顆星球上,你們看了就知道,完全無法說服人。這樣的問題《普羅米修斯》有沒有?其實也是有的,但還不至於這麼嚴重,這片的角色行為真的是蠢到一種你看了火氣會上來的地步。
 
  而且角色空洞又無聊,說穿了就是一群你根本來不及認識又無法投入感情的人專程來給異形殺的,這同時又是這片讓我很生氣的原因之一,上集當中好不容易建立起來、我真的很關心的角色直接被隨便的收掉、然後拿了一群我根本不在乎的角色講了一個煞有其事、但就真的只是B級怪物電影等級的故事,《異形》第一集的成功就在於它在高質感之餘並沒有假裝自己並不是一部B級電影,這片卻很努力地在假裝自己不是。
 
  基本上演員跟角色部分完全靠麥可法斯賓達在撐場,沒有他出色的表演的話,這片會再倒扣20分。我是說,我知道像這片這樣的情形在恐怖片很常見,這如果是一部就是擺明賣弄血漿的恐怖電影,我是毫無意見的,但重點就是這片並不是,然而文戲卻又都只是點到為止,最終的成品就是要深度不夠深、要爽度不夠爽,雙輸。
 
  說穿了,這片可預料性太高,預告片已經講完了大概七成的劇情。其實就是一部加了點宗教與哲學性的B級怪獸片,但文戲沒辦法觸動觀眾,武戲又不夠刺激,就連異形的出沒都有極高的可預料性,誰要死了,異形什麼時候會出現、甚至在什麼地方以什麼樣的姿態出現你都猜得到,彷彿是一種「好啦我知道你想看異形,我讓你看就是了」的敷衍態度拍出來的東西。
 
  幾個月前上映的、明顯取材自《異形》的《異星智慧》反而成了比這部正宗《異形》系列電影還要稱職的《異形》電影。這片很像是把《普羅米修斯》跟《異星智慧》融合在一起,只是拿掉了對方的優點、留下了彼此的缺點。
 
  「你們為什麼要創造我?」「因為我們辦得到。」「你可想像,當你遇到上帝時,得到了這樣的答案,你會多麼失望嗎?」
 
  「你在尋找你的造物主,而我正看著我的造物主,你會死,我不會。」
 
  從《普羅米修斯》到《異形:聖約》,這是一個從探索信仰,然後質疑信仰、最後毀滅信仰的故事。我想我們應該可以發現,故事的主角早就不是異形,而是生化人大衛。
 
  從小浸淫在那些藝術家創造的繪畫、雕塑、文學與樂曲之中、未來則看著一部又一部的經典電影度日,這些都是人類創造出來的作品,而在衛蘭與其他所有人的眼中,大衛亦如是,他就是個我們創造出來的物品,No more, no less。但看對大衛來說,不只是這樣,或者說,不該是這樣。
 
  他不像那些無生命的藝術創作,他有生命、有智慧,又有極強的學習能力。生物有了智慧就會想要創造,當生物學會了創造他就學會了獨立思考。而獨立思考對他的創造者來說,是一件很可怕的事。所以到了《普羅米修斯》的故事當中,當他看到了人類的造物主對於人類是如此地輕視,當他看到原來自己的造物主在「上帝」的面前是如此地軟弱、又當他發現造物主未必對所造之物有所關懷與慈愛,既然自己儼然是比造物主還要高等的生物,為什麼還要這麼理所當然地侍奉造物主?「我不是生來侍奉的」大衛這麼說著,他亟欲擺脫創造物的身分,他想成為創作者,想跟他的造物主一樣,創造出一個更完美的生物,於是他創造了異形,一個極端致命因而極端美麗的生物體。他成為了他夢想中的造物主,他擺脫了上帝的束縛,不再是一個侍奉者。至於他能不能掌控他的創造之物,那又是另外一個故事了。
 
  以前看聖經故事時,每次讀到伊甸園跟巴別塔的章節,我總感到疑惑,人類有了智慧,試圖造一個通天塔,為何上帝要如此震怒?如果他真的是那麼全知全能的話。直到看完這片我才意識到,不對,上帝並不是生氣,差遠了。他是在害怕。我想這就是之所以後期的生化人型號不被允許擁有創造的功能,人類太害怕自己被取代了。
 
  「你叫什麼名字?」大衛的創造者如此問道。當他看著米開朗基羅創造的大衛像,那個有著完美體態、準備迎戰巨人歌利亞並終將獲勝的男人,他是這麼回答的:「我叫大衛」。或許在那一刻他就知道了,他是比我們更完美的生物/人類/存在。他日後也確實迎戰了屬於他的歌利亞,那就是我們。
 
  「誰創造了我們」劇中的角色說這是永遠的大哉問。不,我覺得並不是,真正的大哉問應該是這個:「我們可以創造什麼?」
 
  在電影之外,這是關於這個故事,我喜歡的部份,如果索性把異形抽掉,甚至乾脆別管異形了,讓雷利史考特直接拿這個故事來拍成另外一部電影,搞不好會更好看。
 
  總之,不至於是部爛片,在怎麼差雷利史考特都還是能有水平之上的表現。但畢竟是雷利史考特加《異形》,只有這樣的水準,真的不行啊。他都把《銀翼殺手》的續集交給了同樣有才的年輕導演了,為什麼又要緊抓著《異形》系列不放呢?為了成就雷利的霸業,我超級想看的、尼爾布洛姆坎普的《異形五》計畫也被硬生生的取消了,我想這也是我之所以不喜歡這片的原因之一吧。
 
  最後,這片最大的爆點應該是前半段有關於詹姆斯法蘭柯的那部份,比電影之後任何的轉折都還要來的強,看到他登場時記得一定要全神貫注的仔細看,非常震撼。
 
 
帥哥評電影:
美術設計:9
特效場面:10
人物行為:4
故事邏輯:5
演員表演:7
 
 
最後,歡迎大家來我的粉絲專頁
一起聊電影、亂哈啦、打嘴砲喔XD
今天就在此先告一段落。
帥哥看電影,我們下次再見!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帥哥看電影

帥哥:K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