片名:瘋狂麥斯:憤怒道
 
心得(有雷):
  梅爾吉勃遜曾經是個了不起的巨星,演出電影類型橫跨各個領域,而之後演而優則導,導出來的電影部部經典、甚至還拿過奧斯卡。就算他最近幾年來自己毀掉了自己的聲譽以及演藝生涯,但是單純從一個電影人的角度來看,沒有人可以否認他在電影圈(曾經)的成就。
 
  而梅爾吉勃遜身為演員最廣為人知的代表作,除了警匪動作的經典致命武器系列之外,當然還有讓他受到好萊塢矚目的、來自澳洲的衝鋒飛車隊系列。那系列其實我沒有看過啦,有點興趣,之前原本有打算買三部曲套裝回家看看,但因為年代有點久遠,聽朋友說以現在的眼光來看,會覺得節奏超慢很沉悶,害我不小心卻步了,至今還沒看過這系列。當然有些電影或許在影片節奏上經不起時代的考驗,但它們對於影史的重要性卻是無法抹滅的─例如星際大戰:曙光乍現其實我真的覺得蠻無聊的、紐約大逃亡更是看到快睡死─身為末世電影始祖之一的衝鋒飛車隊就是這樣的一部電影。
 
  何謂末世電影?就是描述經歷了一場毀滅性的浩劫之後世界的故事,雖然通常不會有什麼高科技出現,但我仍將它歸類為科幻電影,對我來說,科幻電影的定義是:以科學知識為基礎,幻想出未來世界可能的模樣。以這樣的標準來說,末世電影當然也是科幻電影的一種,只不過那是一種對於未來比較悲觀的想像罷了。
 
  以末世為題材的作品不算少,然而將近四十年前的衝鋒飛車隊則絕對是最具代表性與啟發性的作品之一。現代人或許可能較少聽聞這系列電影的名號,但是現在年輕一輩的人所知道的末世題材相關作品,例如奪天書或是水世界等,大多是啟發自衝鋒飛車隊的,其中最著名的例子則是漫畫北斗神拳,不只是劇情設定,連主角的服裝造型都是直接向衝鋒飛車隊中的梅爾吉勃遜致敬的,足見其影響力確實龐大。
 
  而本片瘋狂麥斯:憤怒道,則是衝鋒飛車隊最新的一個系列,距離上一集的問世,正好相隔三十年的時間。比對最近好萊塢最近興起的那股拿舊片重新啟動、或是把冷卻很久的電影拿出來拍續作這股風潮,那些電影多數都是找新的導演來拍攝,被取材的作品其中更不乏許多R級的生猛動作片,但是到了新世紀後卻被拍成了保護級等級的一般動作電影,誰比較好看立馬見高下。說真的,太多重拍/重啟/續集之作,對我來說都是已經有舊版就夠了,新版的作品根本沒有存在的必要。不過這部瘋狂麥斯:憤怒道可就不太一樣了,不但導演是創造出衝鋒飛車隊三部曲的幕後推手、今年已經高齡七十歲的喬治米勒─是說這個導演真的很神奇,拍完了衝鋒飛車對這樣的R級動作片之後、最近幾年的代表作竟然是我很乖因為我要出國、快樂腳這樣的電影,戲路是要不要這麼廣啊?─重出江湖、電影公司更是將這部投資了超過一億美金的作品訂在了R級,真的不得不佩服華納的膽識以及對導演的尊重。
 
  當然啦,電影的分級以及導演是原始創作者又不一定代表電影就絕對好看,畢竟近年來有太多曾經拍過一堆好片的老牌導演面對新生代的觀眾無所適從,玩不出新把戲、拍不出好作品的例子,喬治米勒進入新世紀之後,再度回鍋執導他最熟悉的系列作品,究竟是會重新定義這系列對於影史的意義,還是又是一次狗尾續貂的示範,這還是很讓人懷疑的。
 
  看了預告片之後,雖然覺得這片看起來好像很厲害,但畢竟這片並不是一個在市場上很討喜的片型,我對這片終究是處於一種,會想看,但有有點沒信心的狀態。直到電影快上映前,一大堆誇張的好評如雨後春筍般的出現才讓我重新正視這部作品,看來這片真的沒有那麼單純,喬治米勒顯然並不只是玩玩而已。
 
  終於等到上映,實際看完之後,真的只能說,好看到一種太過分的地步,那評價真的高的理直氣壯啊!可以堪稱是好萊塢近年來動作片的一個里程碑了,如果當年絕命追殺令可以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那我看不出來這片有什麼理由不能入圍奧斯卡最佳影片。
 
  大家不知道還記不記得,那個動作片就是動作片年代。就是那個,動作片的導演很清楚知道自己要拍的是一部怎麼樣的電影,不會小看觀眾的認知能力、也不會想要刻意在動作電影中賣弄自己文采美好年代。
 
  現在的動作片真的越來越偏離軌道,觀眾來看動作片到底為了什麼?一個導演準備要拍動作片之前都應該問自己這個問題,而答案當然是就是動作場面啊!我並不是說動作片不需要好劇情,動作片當然可以有很好的劇情。但是並不是在電影中裝深度、加入一大堆感情或是內心戲、然後再擺上一些國際政治陰謀就是所謂的好劇情,這些東西本身並不是不好,弄得好的話確實可以增加影片的張力,但是一個沒玩好就會破壞影片的節奏,而現在就太多這種導演自作聰明的老梗動作片了,更何況還有一大票導演連動作場面都拍不好,更遑論劇情了。
 
  而這部瘋狂麥斯:憤怒道,就完美地為我們示範了什麼叫做一部優秀的動作電影該有的樣子:既老派又硬派,動作場面生猛有力,劇情節奏超明快,一條主線劇情一路到底,沒有任何繁雜的支線拖累節奏、也沒有任何多餘的贅戲與廢話,只有不斷飆高的腎上腺素和滿出來的男子氣概(純形容詞,沒有任何性別上的意涵,畢竟全片最帥的角色之一可是個女人),很難想像一個已經七十歲的導演、乃至於現今的好萊塢,竟然還能拍出這樣的動作電影來。任何一個未來打算要拍動作電影、以及自稱在拍動作電影的導演都應該要來看看這部電影,讓喬治米勒來告訴你,動作電影該怎麼拍!
 
  雖然說電影的概念非常簡單,就是一路追殺到底,從頭打到尾,但是電影本身可不簡單,光是敘事手法就有很多可以談的地方了。
 
  導演刻意減少了人物的台詞對話以及背景描述,卻比大多數的動作電影都還要能表現出層次豐富的人物情緒和感情。不為動作而動作,也不去花時間去做不必要的解釋,用劇情帶出動作,再用動作推演劇情,兩者相輔相成,用音樂說故事、用畫面說故事。隨著劇情的進展,劇中角色並不需要過多的對話,只要跟著那些角色的腳步走,我們便可以理解他們的行事動機,幾場短短的文戲就可以輕易的堆砌出人物立體的鮮明形象。一幕莎莉賽隆跪地吶喊的畫面令我印象特別深刻,中間明明就沒有太多的時間讓他們停下來跟對方或跟觀眾交心,但我們一路隨著他們走到這裡,卻可以很清楚的感受到他們拚了命也一定要到達綠洲的那股決心。「唯有看過希望,才知道什麼叫做真正的絕望。」班恩是這麼說的─難怪湯姆哈迪在片中會特地提醒莎莉賽隆懷抱希望是很危險的一件事,一切都說得通了─而那一幕就是這句話的最佳體現,根本不用任何的話語,一個無聲的畫面就給了觀眾無比強烈的心碎感,這部電影我在一個禮拜內看了三次,每次看到這幕都一樣被打動,可見那幕的情緒有多強。
 
  而我同樣非常喜歡那種,設定就藏在細節中的劇情架構,這部電影有著太多太多的人物以及背景設定,但是導演卻選擇將整個故事線專注在主線劇情本身上面,完全不去提及任何的人物與背景故事。然而刻意地留白,卻彷彿說出了無盡的故事,電影沒有跟觀眾說任何一個角色的來歷,但是每個人物都好迷人,哪怕只是驚鴻一瞥的小小配角,不論是主角麥斯與芙莉歐莎,大反派不死老喬,還有他的妻妾跟兒子們,又或者是衣冠楚楚卻又癡肥的食人魔、拿著雙槍自稱正義天秤的火爆浪子、戰爭男孩納克斯、還有來自綠洲的眾多母親跟那只出現一幕、在黑化的綠洲當中踏著高蹺,與烏鴉共行的不明生物,他們好像都有著說不完的故事、似乎都可以獨立拍成一部電影,他們從何而來、又要去哪裡?沒有任何的解答,但是導演知道,不可說、也不必說,這種徹底開放式的劇情架構,反而給了觀眾無限的想像空間、也給了這部電影無限的可能性。
 
  這是我第一次看到一部電影,會給我一種魂牽夢縈的感受。那個世界觀實在太引人入勝,看完電影之後心卻還留在電影當中,心思不斷地回到那個世界、不斷地憶起電影中的那些人物,我想這就是為什麼我會在短時間內不斷地重回戲院的原因。因為真的,捨不得只跟他們相處這兩個小時。
 
  說到人物設定,我特別喜歡那個跟隨車隊演奏的吉他手,他的存在簡直是畫龍點睛的神來之筆,直接將配樂的概念移植到電影之中,震耳欲聾又嘈雜的金屬配樂是那麼地動聽,火爆、猛烈,猶如一首歌頌著末世與死亡的狂想曲,與劇情畫面的完美結合更是大大加分。而一句台詞也沒有的他真的太酷了,醒目的一身紅,誇張的大動作舞台表演在加上那把會噴火的雙頭吉他,生為搖滾人、死作搖滾魂,實在太搶戲,每次看到他出現在螢幕上我都好開心。
 
  片名叫做瘋狂麥斯,但瘋的卻不只是麥斯,整個世界都瘋了。不過,在那個世界,不夠瘋,似乎無法生存下去,不夠瘋,你就只能當那個等著不死老喬施捨的凡人。而且,與其說是瘋,倒不如,說是那個世界的人們,只是回歸了人類最原始的本性。
 
  先破而後立,經歷一場大浩劫後重新洗牌的地球,有沒有可能會是個理想中的烏托邦?其實是有可能的,如果人類依照生物的本能,只需要陽光、水、空氣跟食物就能活,那麼倖存下來的人類或許真的會活在一個美好的理想鄉之中。那麼,這幾樣東西,不死老喬那邊顯然都不虞匱乏,為什麼這個世界依然混亂?
 
  我想,應該是因為,人類活著從來就不只是為了活著吧,或者應該說,如果就只是依靠著生物本能而存活,那根本不是活著,只是沒有死罷了。人類要活下去,需要一個理由、一個目標。在那個一片荒蕪的世界中,什麼也沒有,人們還剩下什麼?就只剩下信仰了吧,這是他們為了活下去所能找到的唯一動力,我們無從得知不死老喬如何崛起以及建立政權,但他確實給了底下的人民這個動力,他將自己神格化,將自己昇華成了一種如同宗教般的存在。而扯到了宗教人們往往會失去理智,尤其是在這種除了信仰之外一無所有的世界中,在那個世界中,人們活下去的目標是有一天能夠為他而死─話說回來,那些戰爭男孩在犧牲前都會在嘴巴上噴一罐看起來像是噴漆的銀色東西,被不死老喬親自噴漆那表情更是爽到快高潮,有人知道那是什麼東西又有什麼典故嗎?還是又只是一個不用解釋的設定而已?─在這樣的一個極權反烏托邦世界裡,唯有夠瘋又夠清醒的人的,才敢違抗他、才知道要違抗他,芙莉歐莎瘋了、麥斯也瘋了,但他們同時也是那個世界最清醒的人,只有他們意識到,活著不能只是生存,只有當了解到這點,一個人才會成為真正的人。
 
  正反派兩邊,大家都瘋了,大家都不要命了,但是一方拼命,為了活,另外一方拼命,卻是為了死,那是一個徹底殘暴的世界,毫無人性卻也道盡人性。
 
  整部電影雖然用滿滿的動作動作場面塞滿整部電影,沒有任何一絲喘息的空間,但它卻也在不知不覺中,跟觀眾講了一個內涵跟深度兼具的末世寓言,這就是喬治米勒真正厲害的地方。多數動作電影想辦卻辦不到的事,他辦到了。
 
  就算我們完全不管這部電影的其它部分,只看這部電影身為動作片的那一面,這部電影也是猛到不行啊!足以讓一大票的動作片都相形失色、顏面無光,短期內看的動作片也都會讓人感到索然無味啊。
 
  先不談大型動作場面,光是幾個簡單的小動作就可以讓人看出這片的不平凡以及喬治米勒超凡入聖的場面調度能力,幾個像是剛開頭麥斯踩死蜥蜴、中間麥斯往地上開三槍跟一個角色手往遠方一指,這幾個根本沒有什麼了不起的小動作,音樂、剪接、取鏡完美的配合下去,就莫名變成了超帥的動作,如果我是用影碟去看的話,這幾個動作我想我應該是會不斷地到轉重看吧。一個導演的功力,其實從小細節就能觀察出來。
 
  另外主要動作場面,我只能用太震撼這樣的詞來形容它吧。一開場馬上就來個下馬威,一大堆亂七八糟的改裝車在沙漠之中奔馳、追撞、炸裂,就這樣一路衝進沙塵暴之中,落雷劈進大地,同時瀰漫著閃電的光影,畫面實在浩大。如果電視隨便轉的時候轉到這段,又不知道這是什麼電影的話,可能還會以為這是結局的高潮戲吧。看預告片看到了很多大場面好像很驚人?那只是電影的開頭而已!
 
  之後的動作戲雖然大抵不脫飛車追逐,不過每場飛車戲都還是有注入不同的元素玩出新意。結合武打、結合槍戰、結合爆破,再加上幾乎沒有借助特效的實景拍攝,很多玩命等級的高難度動作戲找來了奧運選手以及太陽馬戲團的團員來完成,更是增添了動作戲的真實感,也讓整部電影的動作場景顯得更是驚人。我個人特別喜歡一段摩托車的動作設計,摩托車騰空躍起在往下丟炸彈,帥啊!
 
  拍動作戲的基本功是什麼?當然就是要讓觀眾看得清楚畫面上發生什麼事,但是在這個奧立維爾米加頓可以合法拍動作片的年代,這個要求似乎又有點奢侈了。但喬治米勒優異的掌鏡能力則滿足了觀眾得這點要求,每場動作戲幾乎都是多方混戰,情況基本上是很混亂的,但是畫面分鏡卻是非常的清晰,運鏡非常穩定,發生了什麼事情一目瞭然,快慢動作運用以及特寫、遠景的適當切換,讓觀眾可以完全融入戰場之中,非常過癮,動作迷應該對於這部電影我想應該是無可挑剔的。
 
  電影雖然沒有完整提到,但透過麥斯的口白,我們知道他的過去曾經失去太多,所以他選擇了封閉自我,將自己與世界隔絕起來,不問世事、也不在乎他人的死活,他不是壞人,他只是,不再對這個世界抱有希望,因為他知道,在這個瘋狂的世道中,希望很危險。湯姆哈迪本來就很適合演這種沉默寡言的角色,有些粗魯又火爆的性格跟他帶些粗曠、不拘小節的外型和氣質也特別搭配,可以外放也可以內斂,既能狂、也能柔,演展性極高的一個演員,演這個角色非常合適。
 
  相對於不死老喬的高壓統治,芙莉歐莎則象徵著他的反面,她追尋著解放與自由,也同樣將這兩者帶給了願意追隨她的人。莎莉賽隆確實撐起了這個複雜的角色,她是個戰士,堅強、不輕易倒下與放棄,大量的動作戲都是由這個角色上陣、巾幗不讓鬚眉,然而當希望破滅時卻也露出了最脆弱也最無助的一面。從這個角色身上,我們可以看到,希望的力量有多大、毀滅性又有多大。
 
  「我生而赴義,死而重生。」尼可拉斯霍特演出的戰爭男孩則是標準的瘋狂信徒,「如果我要死,我也要轟轟烈烈的死在憤怒道上。」一句話道出了他的信仰所在。我很喜歡這個角色之後的轉變,前後剛好形成一個對比,不死老喬給了他一個死的理由,麥斯一行人則給了他一個活下去的理由。導演用這個角色告訴了我們,不論這個世界有多麼地絕望、有多麼地黑暗,依然還有良善,還有愛、依然還有純真與希望的存在。
 
  「見證。」尼可拉斯霍特最近曝光率很高,他的外型一直都堪稱帥氣,但這次是我第一次覺得他真的帥,不只是外型,而是一種氣勢,最後那一幕,那一刻,那個手勢,同樣是犧牲,但這次他不再是個帶來死亡,而是延續希望,讓人為之動容。
 
  總之,或許是今年、甚至是近年來最棒的電影也說不定,上映一段時間了,如果你到現在還沒看過的話,快去看。算我拜託你了,看了絕對不會後悔,不看會後悔的。
 
 
帥哥評電影:
節奏:10
動作場面:10
敘事手法:10
演員表現:10
畫面衝擊:10
 
 
 
最後,歡迎大家來我的粉絲專頁
一起聊電影、亂哈啦、打嘴砲喔XD
今天就在此先告一段落。
帥哥看電影,我們下次再見!
, , , , , , , , , , , , , ,

帥哥:K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