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雨生,1997年離世。那時候,我四歲。
 
  一個四歲的小孩該懂什麼東西,我不知道,我甚至根本想不起來任何我很小的時候發生過的完整事件,一直都只有零星的片段。當時的我,怎麼可能認識張雨生這位歌手。我沒走過他的年代,甚至可以說,當時的我並未真正地經歷他的死亡。
 
  之所以會認識他,是這幾年因為一個朋友的介紹,他當時給我看了一個張雨生上節目時的錄影視頻。不過其實我對於樂理並沒有任何的研究,當時只知道他的高音很厲害,但是在節目中談的那些幾度音什麼的,我根本聽不懂。對那時候的我而言,張雨生只是一個很厲害的歌手,直到有一天,我聽到了張雨生演唱的傳言,才真正震撼了我。那時候的張雨生,才真正成為了一個我很愛的歌手,我開始找他的音樂來聽,我發現,他是個真正的音樂魔術師,各種曲風與演唱方式到了他的手中,都有了新的詮釋方式。我也是那時候才意識到,張雨生的離去,對於台灣的音樂界而言是多大的一個損失。
 
  但是不管怎麼樣,我永遠都無法對於一個人有著狂熱一般的喜愛。應該是說,可以有,但是無法持續到永久。我想,他已經不在這個世界上,這件事情終究是有影響的,不管怎麼說,他不在了,未來不可能有他任何的新消息或是新作品,不論如何得關注與喜愛,我們能找到的永遠都是那些以經看過的消息,永遠都是那些曾經的作品,還有很多還活著的人在持續創作,我怎麼可能抓著一個人不放?我真的看過有人可以崇拜一個人崇拜到如同宗教信仰一般,但是我真的做不到。別誤會,我依然懷念著雨生,當我那永遠設定在隨機播放的音樂播放器播出他的歌曲時,我仍會對他得離去感到可惜,但我就是無法做到如標題所說得那樣,天天想你。
 
  就像我曾有段時間崇拜著李小龍,崇拜著麥可傑克森,我愛他們,現在依然還是愛,就如同雨生一般,他們是我所景仰、所希望要成為的那種男人。但是我對他們的熱情終究是會退燒。因為他們不會再有任何新作品了。
 
  但是不管怎麼樣,當一個人夠有影響力時,他離世之後,偶爾會總事有些緬懷性質的表演,作品或是活動等,如果我的經濟狀況允許,我仍會以一個粉絲的身份支持。我沒有會狂熱到去蒐集一切相關的周邊商品,但我依然收藏了數位復刻板的李小龍整套DVD、我去看了莎妹劇團語太陽劇團向麥可傑克森致敬的表演、然後落下了眼淚。所以,這次廣藝劇場推出的、向張雨生致敬的這齣舞台劇,我有什麼理由不去看呢?
 
  原本以為,這是一齣以張雨生為主題做出發的戲劇,一如我之前所看得那兩齣麥可傑克森的戲劇表演,表演內容總是不脫麥可傑克森本身。不過這齣戲劇卻不是這樣子的,它以另外一種方法向張雨生致敬,它是像媽媽咪呀這部歌舞劇,用ABBA的歌曲串成一個故事一樣。它在整個表演的過程中,對於張雨生的名字隻字未提。但是它用了二十餘首張雨生的經典歌曲演出了一個故事,向雨生至上最大的敬意。
 
  一開始先說句老實話,我並不是個常看舞台劇的人,而且其實我個人比較不太喜歡舞台劇那種較為誇張的表演方式,我個人是覺得這樣有點浮誇不真實,但是做為一種無法特寫得遠距離表演,這樣的表演方式也是無可厚非的,這部份只是單純我個人喜好的問題而已,這齣戲也是一樣,剛開始看時我不太喜歡,不過看久了倒也習慣了,所以也還好,問題不大。不過這篇文章可能沒辦法針對舞台表演等比較專業的範疇做太多的評論,我寫些我想寫的東西就好。
 
  但是,不管我懂多少,對我而言,重點是,我喜歡這齣戲。身為一個看不了門道的外行人,身為一個張雨生的歌迷,這樣就已經足夠了。
 
  愛情,這是一個亙久不變的偉大主題。這是這齣戲劇的主題,這同時也是,張雨生許多的音樂所在述說的故事。
 
  我欣賞的是張雨生的文采與音樂,但其實我從未真正去研究過張雨生的生平,我對他的人生不了解,我甚至不知道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只能嘗試透過他的音樂,去了解它是一個什麼樣的人。我想,對於愛情,他應該是個受過傷害,卻仍然對愛情有著最純真的期盼的人吧。
 
  雨生的音樂很神奇,他的歌聲有著滿滿的正向能量,聽他唱歌,總是給人一種充滿的希望的感覺。但是在希望之餘,他又譜著社會的現實,他不但提醒人們別忘記夢想,更要人們別忘了去注意社會那些被遺忘小角落。他唱著愛情最美的幸福,但又偶爾在音樂之中透露曾經受過的傷害與對愛情的不信任。
 
  不過有時候我又想,那僅是我自己對於他歌曲的解讀,那到底是否真的是他的本意?像這樣的一齣舞台劇,就某種程度上來說,也是一種二次創作。像這樣的二次創作,到底需不需要完全注重所謂的原著精神,亦或是可以依造自己對於那些音樂的解讀來做詮釋?其實我個人是比較傾向於後者的。創作這種東西,完成之後,我總是認為,就不再是屬於創作者,而是屬於觀眾的了,他們可以有自己的解讀,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答案。有些樂曲,雨生的本意或許並非愛情,但我們又何嘗不能以一首情歌的角度來表演它呢?
 
  有人認為愛情很膚淺,有人認為以男女情愛來創作一首歌曲那是商業化的行為。說真的,我也曾經這樣想,我曾經對於一切關於愛情的創作覺得不削,我覺得那缺乏深度與美感,我曾經很討厭那些只會唱情歌的歌手。直到我真正喜歡上了一個女孩子,我才真正理解到愛情的美,直到那段戀情的失敗,我才真正體會到愛情的痛。而我在那些我曾經不削的音樂中,聽到了熟悉的故事,感受到了熟悉的情感。那時候我才意識到了,愛情有什麼不好,愛情真的是世界上最偉大的一件事情,以它為主題的創作,怎麼會膚淺呢?為什麼一定要憂國憂民或是無私的大我才叫做偉大的創作,那離我們太遠了,不是嗎?
 
  所以,這齣戲的劇情,到底如何?我會說,它並沒有一個很有創意的劇本。它所描寫的,是一個最老梗的愛情故事。但我仍然喜歡它,當男女主角互相傾訴著愛情,當他們深深地擁抱著對方,當那動聽的音樂響起,我仍然落下了我的眼淚。因為,那是一種最純粹簡單的愛情,那是一種,我所嚮往追求,卻從未擁有過的愛情。當我坐在台下,看著台上的男女主角緊緊地抱著對方,我不管那是不是演出來的,我真的好羨慕好羨慕他們。
 
  那麼,劇中的音樂選取,自然是以幾首張雨生所創作的情歌為大宗。
 
  就像前面說的,雨生的情歌,很神奇。有大海的悠悠灑脫,也有那億年換幾吋的深深癡情;隨你中,他歌頌著熱戀的美好,卻又在口是心非中緩緩唱著絕情後的痛徹心扉;愛情的圖案描繪著對愛情的憧憬、當我開始偷偷地想你卻寫出了失去後的心痛。太多太多像這樣的歌曲,他唱出了愛情的矛盾,卻也譜出了,愛情的真實。有熱戀、有挑逗、有喪失,也有絕望,愛情不是絕對的美好,但這才是真正的愛情。這就是雨生的音樂,他寫出了現實,但又沒有讓現實沖淡了他的夢想,所以,他唱出了我的未來不是夢,唱著我期待,期待著夢想與愛情,期待幸福與美好,期待著,有一天,那些事情不再只是期待。
 
  雨生的歌聲,並非凡人所能夠駕馭,但還好張雨生雖然以那令人匪夷所思的超高音聞名於世,但他在音樂創作並非僅是單純的炫技,他不會刻意的去使用高音,一首歌該用什麼樣的曲風與唱腔去表現,他就用那樣的方式去表演。他的高音雖然精采,但不會氾濫,這也更顯得他高音的精采與珍貴。所以,他依然留下了一些演唱起來不會那麼吃力的作品讓後人得以演唱。這齣音樂劇也因此有意無意地選用了一些較為通俗好唱的歌曲為其曲目。一些較為高難度的歌曲被捨棄了,這是有些遺憾的沒有錯。其中,河是一首難度非常高的歌曲,但劇中卻在這首音樂準備進入高潮的部份用了一個巧妙的手法將它切斷,避開了難度最高的高音部份。而劇中所出現的歌曲,也並非是直接地照本宣科,有些重新編曲,有些則是讓歌者用了不同於雨生的唱法來做詮釋,這讓那些我們所熟悉的歌曲有了不同的面貌與味道。我不確定這樣的表演方式是否所有的歌迷都能接受,但我並不是一個要求歌曲一定要按照原本方式表演的歌迷,因此這樣的表演所帶來的新鮮感,其實是我所樂見的。
 
  所有的表演者之中,印象最令我深刻,是演出男主角的蕭閎仁,他的歌聲我一開始聽到時其實並沒有那麼喜歡,很獨特,個人風格太濃厚了些,需要一點時間去習慣與適應。但是聽久了之後,是會越來越喜歡他的歌聲的,低沉而帶些沙啞的哭腔,可能因為那樣的唱法在最一開始讓我無法跟雨生的歌曲連想在一起,所以我才不太喜歡,不過後來真的覺得他的歌聲感情很濃厚,感染力其實很強,唱起雨生的音樂,別有一番風味。還有來自大陸的女主角潘小芬,角色性格很可愛很討喜,她是那種會在剛登場沒多久就抓住你目光的女孩子,帶著北京腔調的歌唱風格,唱起雨生的歌曲竟是意外的搭配。他們兩個人的歌聲,帶有著很強烈的意境,一旦融入了,可以讓人真的是沉浸在音樂之中,那對於一個愛音樂的人來說,是一種,真正的享受。
 
  張雨生留下的音樂實在太多,但是表演時間終究是有限的,在歌曲上有所取捨,那成了一種必然的結果。
 
  本劇的主題是愛情,所以我們聽不到太多愛情以外愛的主題,片中有一段抗爭失敗的支線劇情,所以沒有菸抽的日子有幸能在劇院之中響起,但還是有太多太多我愛的歌沒被選進去,這是一大遺憾,在這劇中,我們聽不到的迴腸浩蕩與未知的震撼;我們看不見永公街的街長動物的悲歌這樣的社會關懷;我們感受不到兄弟呀的義氣與眼睛裡的湖水的心酸;不聞再見蘭花草的奔放與玫瑰的名字的狂野。這些都是雨生的歌中我特別喜愛的幾首,其實還不只這些,還有好多好多我很愛的歌曲並沒被選上。
 
  這當然是有些吹毛求疵,因為我也知道這是非戰之罪,就算今天張雨生還活著,我親自到現場去聽他的演唱會,同樣也是不可能一次就聽完所有想聽的音樂。我知道,我真的知道,但是不管是有多深刻的了解,要說這場表演沒有遺憾是騙人的。因為真的,還沒聽夠,真的,在意猶未盡的情況下就必須離席。
 
  如果可以,我真的還想繼續聽下去,我真的希望這個故事不要結束。因為,未來真的不知道還有沒有機會,能夠在現場聽到雨生的音樂─縱然那個在台上演唱的人,不是雨生本人,但能夠在現場聽到他的音樂,就已經夠令人感動的了。
 
  總之,這齣戲劇,或許不完美,但光是能夠聽見喜歡的音樂在現場演唱,光是張雨生這三個字,就已經讓我不得不推薦它了。
 
  一個人會死兩次,一次是肉體上的死亡,一次是當世界上沒有人記得他的名字。張雨生死了,但他也永生了。只要人們繼續傳唱著他的歌曲,這個名字就不會被遺忘。我相信,他會永遠活著的,甚至可以說,他必須要永遠的活著。張雨生,這是一個,不能夠被音樂史遺忘的名字。
 
  這齣戲劇的演出,基本上是已經告一段落了,不過十月仍有幾場加演。如果這次錯過的,或是看完這篇文章後對它感興趣的,屆時,別忘了它啦。至於加演的相關資訊,不妨去本劇的官網看看吧。
文章標籤
創作者介紹

帥哥看電影

帥哥:KJ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